文艺评论

《跟着共产党走》的一段特殊经历

来源:大众日报 2021-05-22 15:49:30

这首创作于抗战烽火中的沂蒙山区的经典之歌,解放战争时期传唱大江南北,开国大典上被军乐队奏响——

《跟着共产党走》的一段特殊经历

1.jpg

2.jpg

3.jpg

4.jpg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高明

  “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掌握着航行的方向。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解放!”这简单明快的歌词,出自歌曲《跟着共产党走》(又名《你是灯塔》)。
  这首诞生于沂蒙山的红歌,如今人们已耳熟能详。可上岁数的人也许会留心,不知何时,这首歌在广为传唱后沉寂几十年。这首歌及其创作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竞赛催生经典


  2001年初夏,建党80周年前夕,笔者曾采访《跟着共产党走》的词作者、中组部原副秘书长、宋庆龄基金会原副主席沙洪。
  沙洪身居京城多年,却一直情系沂蒙。时年81岁的他,依然兴致勃勃地回到60多年前的歌曲创作地——沂南县孙祖镇东高庄村。一下车,沙洪就被早已迎候在村口的干部群众围了起来。有些村民丢下田里的农活,专门赶来看望沙洪。
  一首经典的革命歌曲,见证着一段苦难辉煌的岁月。1940年6月,正值山东抗日根据地最艰苦的岁月,我党领导的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在校长周纯全、政委李培南的带领下从晋东南经过长途行军,穿越敌人重重封锁线,转战到沂蒙山区,驻扎在沂南县孙祖镇东高庄村。
  “在那艰苦的条件下,大家吃的是用高粱和地瓜做成的酸煎饼,睡的是用山茅草铺的地铺。校部和各大队驻地的周围,不是鬼子的据点,就是‘黄沙会’(地主反动会道门武装)盘踞的山头和村庄。”沙洪回忆道,他与大部队一起在沂蒙扎根,学校师生一面开展对敌斗争、做群众工作,一面出操上课、学习训练,大家斗志昂扬,以苦为乐,充满信心。
  1940年“七一”前夕,为了迎接建党19周年,抗大一分校准备召开党代会,要文工团演节目、教新歌,可是直到六月下旬,仍然没有新歌,怎么办呢?校文工团主任袁成隆找到文工团的党支部书记史屏、副主任久鸣商议,一致认为,必须尽最大努力写出一首新歌,向建党19周年和抗大一分校党代会献礼。
  “我过去也曾写过一些歌词,尤其是孙祖战斗以后,我写了一首军民团结英勇杀敌的叙事诗,在祝捷大会上朗诵时,得到了大伙的赞扬。可能是由于这个原因吧,他们确定要我写歌词,久鸣同志谱曲。”当时在抗大一分校政治部担任宣传干事的沙洪说。
  一个烈日炎炎的中午,沙洪正在院中整理材料,史屏同志满头大汗地跑来,一进门就高声喊道:“老沙,交给你个紧急任务。”沙洪一听这话,赶忙停下笔,随手递过去一个小凳,端上一碗水。史屏同志喝完水,抹了把脸上的汗珠说:“‘七一’快到了,团部研究,请你写首歌词作为献礼节目。”并说:“久鸣同志已经表示准备和你竞赛,你写歌词用多长时间,他谱曲就用多长时间。”
  任务虽然来得急,但沙洪的思想和感情如强弓满弦。他在村边山坡下的小树林里,清风拂面,掏出纸笔,稍一思索,把对跟着党走的坚定信念倾注笔端。10分钟后,歌词写好,立刻交给了久鸣。
  久鸣看完歌词后,高兴地说:“咱俩不谋而合,这就是我想要的歌词。”接着边看边哼唱起来,一直哼唱到自己满意,然后记下曲谱。谱完一看时间,正好也是10分钟。
  就这样,这首《跟着共产党走》在沂蒙山区抗日的烽火中诞生了。


为何突然沉寂?


  沙洪回忆说,《跟着共产党走》这首歌创作出来后先在“抗大”文工团试唱,后在“抗大”一分校党代会和建党19周年纪念会上正式演出,久鸣还在会议上现场进行了教唱。由于曲调流畅,铿锵有力,表达了人民对党的热爱和信赖,反映了广大群众跟着党走的决心和信心,易学易唱,受到与会代表和广大师生的一致好评和喜爱。
  会议结束后,代表们哼唱着这首歌回到各自的战斗岗位,这首歌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在敌后条件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全凭口传手抄,很快就从沂蒙山区传遍整个山东根据地,后经党的地下工作者传播到敌占区的一些大城市,成为引导进步青年走向抗日战场的主旋律。
  解放战争时期,这首歌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成为最广泛流传的革命歌曲之一。这充分反映了广大人民对党的深情和依赖,中国共产党充满活力,同群众血肉相连,既是团结群众的核心,又代表着人民革命的方向。
  1949年5月底,上海刚解放,市民每天早上醒来,迎着黎明的曙光,听到的第一首歌就是《跟着共产党走》。与此同时,新成立的上海广播器材厂灌制的第一张唱片,也是由上海交响乐团演奏的《跟着共产党走》。
  “最令人精神振奋的是,1949年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上,军乐队在演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后,紧接着奏起的就是《跟着共产党走》,30万军民群情振奋,齐声高唱,气势磅礴。”沙洪回忆道。
  谁能想到,这首经典的歌曲,在如火如荼时,却突遭封杀。
  “从一粒雾珠可以折射一个太阳,从一首歌的命运也可以折射一部党史。”1949年10月中旬在上海市委宣传部召开的一次宣传会议上,时任中共华东局宣传部副部长的冯定同志在讲话中说,苏联政府派出了以法捷耶夫、西蒙诺夫为正副团长的文化代表团参加北京开国典礼后,要来上海访问,《跟着共产党走》(当时歌名为《你是灯塔》)这首歌不能唱,原因是:在北京开国大典上,苏联文化代表团怀疑这首歌的曲子抄袭了一首苏联的追悼歌。
  作曲者久鸣同志也因此蒙上“抄袭”罪名,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全国音协主席吕骥得知后说,所谓苏联的追悼歌,可能是指《光荣的牺牲》,它是六调式,《跟着共产党走》也是六调式,但两首歌的旋律没一句相同。
  从专业角度分析,苏联文化代表团的怀疑似是无中生有。后来,也有人说,真正原因是歌词中有“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解放”这句话,难免有“中国共产党要替代苏联共产党国际地位”的嫌疑。当时“苏联老大哥”代表团中某些人很生气,对此歌提出疑问。
  这首经典的红色歌曲被按下暂停键,一度销声匿迹,长达29年。


再次风靡全国


  历史有时无情,但公正总能抵达。后来,作曲家久鸣怀着愤怒和委屈的心情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提出申诉。时任中央宣传部部长的陆定一曾明确表态说,既然上海的同志知道错了,应该向作者久鸣道歉,但此事因种种原因被拖延下来。直到1978年,由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办的《人民音乐》杂志第三期重新发表了这首歌。
  1980年1月15日,《光明日报》刊发久鸣给报社的来信和时任北京大学副校长冯定的致歉回信,才澄清事实。从此,全国各大报刊、广播电视纷纷刊发或播放《跟着共产党走》,这首歌曲再次风靡全国。
  为活跃部队文化生活,部队文化部门于1980年3月5日向全军发出通知,推荐《跟着共产党走》等12首歌曲,要求各部队认真教唱。在这之前,部队文化部门为适应新形势,在征得词作者的同意后,将歌词中“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改为“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致拥护和欢迎。 
  1981年“七一”前夕,建党60周年之际,久鸣在《奔流》杂志上发表一篇短文,其中写道:“我认为群众喜爱这首歌,曲作者个人所起的作用是微不足道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敬爱的党,他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
  当笔者问起久鸣的情况时,沙洪说:“久鸣同志是我的老战友、老搭档,他原籍浙江宁波,1918年7月出生在上海,1937年参加革命,后到鲁迅艺术学院学习。在革命战争年代,他用自己的笔谱写了很多革命歌曲,激励着一代中国革命志士。《跟着共产党走》这首深沉、激昂、亢进的歌曲是他的代表作,也使他成为山东解放区革命音乐的代表人物。”
  “新中国成立后,久鸣同志历经波折,但一直从事音乐创作和教育工作,后来担任了河南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1995年8月因患脑血栓医治无效逝世,遗体捐献给了河南省医学院。”说到这里,沙洪的眼睛有些湿润,充满了对老战友的深切怀念。
  2004年初,沙洪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他深深地眷恋着沂蒙这块他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土地,想念他的老区人民,根据生前遗愿,他的骨灰一部分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一部分安放在《跟着共产党走》歌曲的诞生地东高庄村纪念碑亭旁边山坡下那片茂密的树林里。抗大一分校校史研究会的老战友们,为他敬立“沙洪同志骨灰安放处”纪念碑。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曾任临沂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本文由卢昱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