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

新时代主旋律电视剧地域文化要素的新拓展

作者:张阿利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21-05-18 09:02:49

由于地理环境、气候条件、历史变迁等要素的差异,不同地域长期以来形成不同的文化样态。“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们的生存状态、性格特征由于地理条件、历史积淀、文化氛围的迥异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影视作为视听艺术,可以生动还原现实生活时空。地域文化的多样性、丰富性为影视艺术创作提供了无尽的素材与灵感来源。在新时代主旋律电视剧创作中,以方言、地方戏曲音乐、城市形象等为主要代表性元素,赋予独特地域标志的文化视听景观,大大丰富了当下电视剧表现重大主题、蕴含丰富文化含量的表意功能,增强了电视剧艺术的生活现实感与历史厚重感,也成为近年来诸多电视剧在地域文化空间生产的新拓展和新亮点。

一、作为地域文化重要载体的方言要素亮点突出

长期以来,方言以其丰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积累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载体,既是地区文化特色的重要形态,又是传统文化的活化石,充分展现了地域文化的丰富多元性。在新时代主旋律电视剧创作中,方言已经成为众多作品重要的声音表意符号。一方面,方言带来极大的亲切感与真实性,另一方面,方言也承载着强烈的情感认同与文化价值。

《装台》是一部反映陕西西安城中村生活的现实题材电视剧,展现了刁顺子、大雀儿等装台人酸甜苦辣的现实生活。剧中演员台词多处以方言的形态呈现,真实展现了西安人生活的烟火气,具有强烈的真实感与感染力。方言台词元素的加入使得刁顺子等装台人的生活显得立体可观,同时贴近了电视剧与生活之间的距离。作为一部展现底层小人物生活的电视剧,是否得到观众共情、展现生活质感是衡量作品优劣的重要尺度,方言元素的使用从声音样态层面还原了生活本身,具有城中村生活的粗粝与温情,从而得到观众普遍认可。

电视剧《山海情》以西海固吊庄移民的真实历史事件为原型,讲述了西海固人马喊水和马得福、马得宝两代人完成易地搬迁,在福建干部、专家的帮助下,斗风沙、治沙丘,实现脱贫致富的故事。昔日飞沙走石的干石滩被改造成绿水青山、物产丰盈的金沙滩,凝聚了福建人民与宁夏人民的淳朴情谊。该剧生动展现了闽宁村从贫困走向富有的全过程,剧中使用的西北地区方言以及福建口音普通话是真实生活的流露,没有人为修饰的痕迹,给观众带来强烈感受。那些颇具地方特色的方言透露着西海固人民的淳朴与真诚,观众在原汁原味的方言中生发出情感的共鸣。

方言是某一地域文化的重要标志,对于个人来讲,方言也是身份认同的重要符号与个人情感的特别象征。在《装台》中,刁大军的爱人玛蒂跟随刁大军从澳门来到西安,她使用普通话与刁顺子对话,西安方言与普通话的冲突一定意义上展现出亲人之间的隔阂。 《山海情》在展示闽宁村人民实现脱贫致富的过程中,福建扶贫干部吴月娟、陈金山,农业专家凌教授功不可没。在帮扶工作中,宁夏与福建的地方语言成为交流障碍。麦苗等女工在福建电子厂打工时,福建方言也成为困扰宁夏女工的大难题。但是,凌教授夜以继日忙碌在养菇、卖菇工作一线,教授大家种植蘑菇的方法,在相互磨合中,地方语言不再成为交流障碍。凌教授离开闽宁村前夕,村民带上自家礼物为教授送行的场景生动诠释了闽宁一家亲的图景与愿望。该剧结尾,得福、得宝、水旺等人实现脱贫致富,生活水平大幅提升,但是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老家,没有忘记方言,乡音、乡情并没有随时代的变化而褪色。


电视剧《山海情》海报


二、凝聚地域文化特质的地方戏曲音乐要素作用鲜明

戏曲音乐艺术历史悠久、传播广泛,地域差异使传统戏曲艺术形成了各自独有的丰富多彩的特色。黄土高原上的信天游,响彻八百里秦川的秦腔,嘹亮奔放的苗歌,委婉舒缓的苏州评弹等无不浸润着传统文化的地域风情,戏曲音乐艺术在新时代主旋律电视剧创作中也被主创者们合理运用、巧妙嫁接,从另一种声音艺术的空间展现出地域文化创作的丰富性与多元性。

《装台》故事与戏曲艺术关系紧密,电视剧没有停留于对精彩绝伦的戏曲舞台艺术再现这一层面,而是将叙事焦点聚焦于舞台背后的工作者,展现小人物的平凡生活与苦乐人生。在剧中,秦腔不仅仅出现在剧场空间中,刁顺子的家庭空间、窦老师的家庭空间、疤叔生活的城中村街道等都传播着秦腔的旋律。秦腔元素的加入,将虚拟的舞台艺术空间与城中村生活的真实空间连接展现在观众面前,城中村生活的烟火气触动着观众的心绪。秦腔是具有浓郁地域气息与生活色彩的古老艺术,具有精神鼓励与心灵抚慰的功能,秦腔慷慨激昂的曲调又是每一个陕西人的童年记忆与精神食粮。当刁顺子遇到各种难事无法解决或者感到身心疲惫时,收音机里的秦腔总是最好的生活调味佐料和心灵抚慰剂。

电视剧《都挺好》以职场女性苏明玉的个人成长历程为线索,引发社会关于原生家庭、女性成长、职场较量等与时代发展密切相关的话题热议。该剧在完成人物塑造、影像叙事的同时,在苏州这一地域空间生产方面也颇具特色。光鲜亮丽的苏州城与小桥流水、白墙黛瓦的街巷弄堂构成现代苏州城市全貌,苏州评弹这一颇具江南文化气质的戏曲艺术也融合于电视剧叙事过程。剧中,苏明玉为了争取到与洪氏集团的合作,一口气饮下一大杯白酒,却没有达成双方合作。苏明玉的境遇恰如三国老将黄忠,一心杀敌,不料马失前蹄,铩羽而归。在这一情节段落中,导演将苏州评弹《三国演义-战长沙》用以音乐配乐,借古喻今,唱词内容与情节相辅相成,展现了人物苦涩、压抑的心理,推动了剧情发展。苏州评弹与电视剧的相互结合,一方面真实还原出苏州城的风土人情,另一方面增强了电视剧的江南文化韵味与历史厚重感。


电视剧《装台》海报


三、作为地域文化空间显影的城市形象要素多彩丰富

在中国影视艺术发展的历程中,北京、上海、广州、香港等城市形象在影视空间表达中占据主体地位。步入新时代以来,西安、重庆、武汉、成都、贵州、拉萨等越来越多的城市空间日趋进入影视艺术创作视野,主旋律电视剧对于城市地域文化的创作空间生产也呈现出多元化的样态与风貌。

电视剧《觉醒年代》聚焦于1915年至1921年中国历史变革历程,展现了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革新派知识分子以笔为刀、启发民智、唤醒中国的历史过程。在“空间生产”方面,电视剧主要围绕北京、上海两个城市的民国形象展开。北京大学作为新文化运动的核心场所,成为该剧重点叙事空间,在这个生气勃勃、兼容并蓄的文化场所,新旧思想彼此交锋、碰撞,而北大学子心系天下,孜孜探求救亡图存的新道路。该剧也由点及面地展现了旧北京城的城市形象,农民、工人被饥饿和伤病所困扰,当政者并不顾及平凡百姓的生活,一个亟待改变的国家形象触动了每一位观众的灵魂。北京的工人、商人怀揣报国之心,不惜流血牺牲,并没有换来一个安居乐业的新国家。剧中几处重点展现了《新青年》编辑部门口的泥泞小路,一方面展现旧北京城的破败与落寞,另一方面暗示着新文化运动的命途多舛。上海城市形象的建构主要围绕陈独秀居住的亚东图书馆展开,古朴、幽静的江南民居坐北朝南,黛瓦白墙连接成片,天井坐落院子中央,江南民居与北京城市形象形成鲜明对比,也见证着主人公不同的命运变迁。

《装台》以刁顺子的生活空间为核心,展现了西安城中村颇具另类特色的城市形象。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工者生活在城中村,白天忙忙碌碌,晚上到街边小摊喝一瓶啤酒,电视剧展现了城中村打工者的生活全貌。色香味美的油泼面,具有陕西风味的肉夹馍、冰峰汽水也深深镌刻进西安人的城市记忆。但是,楼房被加高、平房搬迁、道路变窄、垃圾增多等问题展现在观众面前。电视剧塑造了正在发展中的西安城市形象,西安城市主街道的光鲜与城中村底层生活的艰辛被生动描摹,透视出无数“装台人”支撑着城市前进脚步的寓意反思。


电视剧《都挺好》海报


结语

新时代主旋律电视剧地域文化空间生产已经初步呈现出繁荣发展的创作局面,但是,也还存在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例如,方言要素如何精细化展现,如何真正从历史文化与当代文化结合角度去运用和传播。另外,地域空间中的生活,各种烟火气、泥土气如何更加真实体现等等。总之,地域文化空间生产将给当代中国电视剧创作带来历史与现实的质感,无论对于人性的描述,还是对于思想高度的开掘都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地域文化积淀的深层开掘将成为中国电视剧多方位、全角度、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点,从而让世界看到更加多元与丰富的中国人的生活、中国人的存在。

(转自《中国艺术报》2021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