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

相看两不厌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9-10-31 16:15:21

相看两不厌

——中国人物画与青瓷的互相表达

芬芳(龙泉青瓷).jpg

芬芳(龙泉青瓷)

龙泉窑起源于三国两晋,发展于北宋,兴盛于宋元,衰萎于明晚期,但其发展一直延续至清末,气脉逾千年而未断,可谓举世闻名的历史名窑。中国人物画作为一种相对独立的纯绘画艺术也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一直伴随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发展而发展,传递着传统艺术家对社会、民族、人生的认识、感悟以及美学。

  龙泉青瓷一直以单色釉而闻名,中国传统美学和绘画强调的也是单纯、简朴。在这里,青瓷与中国画达成了审美共识。以龙泉青瓷传统精湛的工艺技术为基础,融合绘画技法元素,就形成了工艺美术的独特技法,从器型设计到装饰制作直至烧成工艺,需要经过一系列精细的工艺流程,使青瓷的表现手法更加丰富与多样化,促进了现代青瓷装饰品位的提升。

  在笔者看来,青瓷人物画的价值至少包括三个方面。其一,泥土的二度激活。艺术的魅力就在于打动人心。青瓷人物画装饰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青瓷的鲜活性,让泥土有了生命,向世人述说着一个一个动听感人的故事。如作品《母爱系列》通过龙泉青瓷玉质感的釉色深浅,表现了中国人物画层次分明又相融相生的艺术效果,追求“水之趣在天,瓷之趣在釉,釉之趣在饰”的艺术境界。作品的造型来源于母亲的乳房,而乳房是母爱的具象,更是生命的源泉,寄托着母亲希望孩子快乐健康成长的真挚情感。

  其次,青瓷人物画是对青瓷的二度激活。绘画性装饰艺术显现出龙泉青瓷最为“文化”的闪光点,是对青瓷审美内涵的进一步丰富和完善,形成新的现代审美。青瓷中国人物画装饰延续了青瓷装饰的传统,借鉴了陶瓷传统装饰的工艺和成就,在现代青瓷烧制技术的支撑下做出了大胆的装饰革新,发掘青瓷装饰新的表现语言和审美情趣,实现了对陶瓷装饰的丰富和对青瓷工艺的创造性发展。如作品《芬芳》巧妙地运用釉色、荷叶和人物相互映衬,烘托出自然的芬芳、生命的芬芳、未来的芬芳。在龙泉青瓷晶莹润泽的粉青釉烘托下,整个作品格调清雅、写意自然,表达了自然的和谐、对生命的礼赞、对美好的向往。

  其三,绘画传统的二度激活。当代中国人物画作为展现艺术家思想与审美的载体之一,凝聚了艺术家的经历、体验、涵养以及社会责任。青瓷中国人物画可以说是对传统的一次致敬和超越,在“类玉如冰”的釉色中清晰透明地呈现中国人物画的气质,将现代艺术个性审美情趣融于青瓷技艺中,透视出现代绘画艺术者内心的精神灵气,在青青釉色里传达出一种心灵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如作品《畲族姑娘》以中国白描画坯上细刻的绘画性技艺,通过刻划的深浅、虚实、长短,在青釉中呈现自然的绿色,以釉色传达心境,是龙泉窑绘画性刻画技艺装饰追求的人文精神。

  总之,中国人物画艺术与青瓷的结合不是历史的偶然,它是现代审美风尚和美学理念的必然,中国人物画作为装饰元素广泛地应用于青瓷工艺,不仅丰富了青瓷装饰的内容和形式,而且突破了传统青瓷以器型和釉色作为对象的单一审美模式,开拓了青瓷装饰和审美的新领域。中国人物画借助青瓷,可以一改以往纸上画画短暂易朽的不足。青瓷和中国人物画相得益彰,由此开始了相互增益的艺术历史。

作者:雷慧仙  来源:中国艺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