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动态

“五一”假期,文艺不放假

作者:丁薇 初一 李博 张颐武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21-05-02 14:45:11

“五一”假期,文艺不放假!

本期关注

“五一”假期,文艺不放假!

电视剧《小舍得》引发热议和反思

在矛盾中寻求突破,查找解题之法继2016年《小别离》关注中学生教育,2019年《小欢喜》从高考角度切入后,作为柠萌影业教育题材“小系列”收官之作,《小舍得》将镜头对准了“小升初”。该剧自4月11日开播以来收视率稳步上升,并于近期引发讨论爆点,一揽微博热搜118个,主话题阅读破18.5亿,总讨论量超1500万。《小舍得》在打通央视电视剧频道、东方卫视、爱奇艺三大平台同期联播之后,于4月24日登陆央视一套下午档,其热度可见一斑。

  教育连接着家庭和社会,最能触碰受众敏感的神经,《小舍得》在延续以往柠萌影业温暖现实主义的风格之外,所引发的话题广度、讨论深度,已经远远超出了电视剧本身。从目前观众的讨论来看,一些观众认为此剧言过其实,而更多观众则表示这部剧观照生活的现实,直击教育痛点,发人深省。

  一个家庭,上演了人间百态

  《小舍得》为观众营造了一个极为特殊的嵌套式家庭结构,带给观众非常强烈的戏剧观感,但是随着剧情的推进,剧中人物的表现却超出预期。剧中田雨岚应该是大家讨论最多,也最复杂的一个角色。她认为分数至上,从孩子上小学就开始安排奥数、英语、作文等课外辅导班,为了提高奥数成绩,即便没有达到校外“金牌班”的要求,也要强行为之。当田雨岚变本加厉,停了孩子踢足球的时间,还提出每天早起晚睡半小时、多做两张卷子时,弹幕上频频出现“田雨岚疯了”的字眼。然而这样让人窒息的教育方式,却没能让观众恨得起来。田雨岚儿时父亲因酗酒去世,母亲以护工的身份涉足他人家庭的事实让田雨岚婚后屡遭婆家白眼,在同学南俪面前更是矮上半截,学历、家世、工作皆不如人。她和婆家吵架,想回娘家找安慰,最终因为母亲谨小慎微吃了闭门羹,儿子颜子悠就如同她生命里的倚仗一般存在着,不能有丝毫闪失。

  蒋欣的演出可以说无可挑剔,家长会这场戏是她的高光时刻,原本还在为子悠上台的勇气叫好,却在子悠当着所有学生和家长的面,直言“妈妈不爱我,爱的是考满分的我”时遭受打击。蒋欣把角色从满心欢喜到伤心欲绝、夺门而出,一气呵成地表演出来,把一个满心委屈的妈妈演绎得淋漓尽致,她总是能让这种尖刻人物身上无助与悲情的一面得到合理释放,樊胜美、华妃皆属此类,让人难忘。

  相比田雨岚家的鸡飞狗跳,南俪的生活环境要单纯许多,爸爸是设计院副院长,妈妈也是知识女性,接受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具有独立人格,于是观众看到的她和夏君山组建的家庭是和谐友爱的,在教育、生活方面也更加乐观,奉行快乐至上。南俪对孩子的耐心、与丈夫之间的包容理解,共同分担家庭责任,都让观众羡慕不已。但她在孩子的学习上疏于管理,在拿到孩子45分的考卷时,只好无奈地加入了“奥数大军”。夏君山从陪孩子听课,到自己听课回来给孩子一对一讲课也没能起效,“女儿奴”人设的夏君山变身“咆哮父”。而钟点工米桃妈妈让米桃跟欢欢一起听夏君山讲课,米桃抓紧任何机会多学一点的状态,和对父亲的辛勤付出视而不见的夏欢欢,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外,剧中的南家父亲为了挽回“年轻时想要琴棋书画,年纪大了就要煮粥养花”的评价,奋力补偿女儿;一哭二闹三上吊是蔡阿姨的惯用伎俩,买菜都要记账汇报也可见其家庭地位;以及慵懒闲适、主业游戏的子悠爸爸,生活讲究、明辨是非的南俪妈妈,仗着经济实力对他人冷嘲热讽的田雨岚婆婆等等,这些生动鲜活的人物让观众在一个个家庭里,看尽了人间百态,重要的是他们恰如其分地完成了自己的叙事路线且逻辑自洽。

  “真正的幸福”成为讨论焦点

  当一个个生动、立体的人物站在观众面前的时候,共情带动了讨论。虽然《小舍得》中这几个家庭在教育、生活上的观念都表现得较为极端,但这恰恰如一面镜子,照进观众心里,观众在批评田雨岚让孩子背圆周率后2000位的时候扪心自问又何尝没有让孩子背古诗、背单词,而夏欢欢遇到困难就退缩的性格,难道和家长营造的安乐窝没有一点关系?颜子悠父母在诸多家庭问题上的无效沟通,和夏欢欢父母之间通过讨论得出最优解的对比,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一些问题。于是观众讨论理想的教育是什么?讨论理想的生活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正如《小舍得》总制片人徐晓鸥所言:“《小舍得》在教育领域的探讨更加深入,在保持温暖现实主义基调的基础上思考教育本身的构成,去了解家庭教育、学校教育是怎么相辅相成地组成了孩子的教育环境。”

  在《小舍得》所呈现的三个家庭中,田雨岚因为安全感缺失过于逼迫孩子,夏君山则是发现问题后急于求成,违背教育因材施教、循序渐进的规律,米桃一家客观条件受限,孩子存在些许短板,可以说是各有各的问题,正是在各种问题混杂的大背景下,电视剧为观众呈现了教育观念的分歧、原生家庭的影响、代际隔阂的矛盾、婚姻生活的摩擦等,但也呈现了温暖友爱的家庭氛围、刻苦努力的学习氛围、分秒必争的职场氛围。这样解题思路也就自然而然产生了,“舍”与“得”如何权衡也就一目了然了。主演宋佳谈到这点时说:“舍与得就代表个人选择。但怎么选很重要,就像南俪,她选择给孩子一个很有爱的家庭氛围,与成绩好坏无关。”

  而米桃的出现,是这部剧中最能带来抚慰和温情的角色,作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她在大城市享有平等的教育权利,不仅如此,在校老师还为米桃办理免费借书证提高阅读能力、报名参加英语角提高口语等,帮助她尽快适应新生活,这些都表达了主创倡导教育公平的价值观,相比童年时期留守在老家,米桃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努力进步,乖巧懂事。在米桃父母身上也看不到因为孩子成绩波动带来的惴惴不安,竞选班干部时米桃的表现也是大方得体。虽然这一家经济不宽裕,但心中对勤奋劳动、努力学习就能改变现状的笃定,最为撼动人心,而他们表现出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更加不言而喻。

  也许米桃就是《小舍得》直面矛盾之后留下的小希望,也是寻求破题之法的关键之处。在《小舍得》里社会家庭所面临的教育问题并非无解,言传身教胜过万语千言,当观众在感叹原生家庭影响之巨大的同时,也同样会反思自身能为下一代营造一个什么样的原生家庭环境。

英达:喜剧需要不断打磨

《阳光下的葡萄干》再登首都剧场,并推出同名书籍——

英达:喜剧需要不断打磨

4月23日至5月9日,北京人艺喜剧《阳光下的葡萄干》再登首都剧场的舞台。这部创排于去年的新作,迎来了第二轮打磨。导演英达携原班人马王茜华、金汉、徐菁遥、徐岑子、张福元、王宁、陈红旭、阿楠、王堃归来,观众不仅被剧中幽默的喜剧情节所感染,更从中感受到跨越时间、空间、文化的人文关怀。

 《阳光下的葡萄干》由非裔美国剧作家洛伦·汉斯贝瑞创作, 1959年在百老汇上演并大获成功。之后英达的母亲——北京人艺演员、翻译家吴世良发现这部作品将其翻译成中文。作品描写了当代芝加哥,一家非裔美国贫民在老父亲去世后,母亲得到了一笔大额保险金。这笔能让生活出现转机的巨款,让家里的每个成员都产生了不同的期待,于是来自家庭内部的冲突、矛盾以及外部的歧视都由此产生……虽然故事背景、剧情与中国观众有些距离,但作品表现出的人性与现实困境又能引发观众共鸣。不少观众在看后幽默地将其比作人艺经典名剧《推销员之死》的“后传” ——看看得到保险金之后的家庭会发生什么故事。

 既然是一部喜剧,那么对于有着丰富创作经验的英达来说并不是难事,但他坦言这部喜剧的创排着实不轻松,对导表演来说都是一次挑战。“这部作品很难,因为那些幽默不在表面上,而是在语言的意思当中,在人物的性格当中。我们不仅需要把故事讲清楚,更需要把每一个过程演清楚,让观众去理解剧情、理解人物,才能由衷地发出笑声。”通过首轮演出的舞台实践,此次在排演过程中,导演与演员们都做出了新的尝试与调整,不仅增加了很多表演细节,还进一步深入挖掘剧本,展现出人物的复杂性和层次感,让观众感受到创作者丰富的意图。“喜剧是需要不断打磨的。”英达表示。

 没有外国戏的腔调和化妆方式,这部作品在舞台上呈现出了更加生活化的氛围。无论是王茜华扮演的母亲,还是金汉扮演的儿子、徐菁遥扮演的儿媳、徐岑子扮演的女儿等,剧中演员对角色的塑造让熟悉他们舞台形象的观众看到了一次表演的创造与突破。演员们对于喜剧的把握与理解,不仅让观众随时领会剧中的幽默元素而发出笑声,更忽略了剧中人物的不同肤色和文化背景,完全进入到舞台所描绘的生活当中,与剧中人一起做出人生选择。

 配合此次演出,收录了《阳光下的葡萄干》剧本的同名书籍也正在首都剧场进行同步发售。英达表示,将这部作品编辑出版,并且登上人艺的舞台,可谓是完成了这部作品的翻译者——母亲吴世良的心愿,“除了剧本,书中还有关于作品的评论以及一些珍贵的图片。希望观众走进剧场,与我们在剧中和书中对话”。

电影《阳光劫匪》:一只老虎引发的魔幻喜剧

即将在“五一档”上映的电影《阳光劫匪》,由李玉导演,马丽、宋佳主演,讲述了一群朋友为拯救丢失的老虎娜娜,决定开启一场另类“打劫”,并由此引发了一场惊心动魄又奇趣横生的冒险之旅的故事。在动作、冒险、悬疑大片云集的2021年“五一档”,《阳光劫匪》无疑是一部十分独特的作品。

  由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办,中国电影基金会钟惦棐电影评论发展专项基金、吴天明青年电影基金等联合承办,聚影汇(北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承办的《阳光劫匪》超前观影暨专家研讨交流会日前在京举行。影片编剧、监制、制片人方励,与闫少非、章柏青、丁亚平、赵卫防、王一川、陈旭光、索亚斌、宋智勤、王纯、朱玉卿等业界专家学者围绕影片的类型探索创新、情感主题表达、女性议题、喜剧元素等话题展开热烈讨论。专家认为,影片的情节设计和画面呈现充满悬念与张力,主创团队在创作理念上的创新和对类型模式的探索,值得肯定。

  打破类型界限彰显创新精神

  方励透露,《阳光劫匪》的创作过程非常自由,没有套用任何现有的类型标签,而是完全从创作者的角度,去思考如何在故事情节和感情方面与观众实现分享与互动,所以在最终的呈现效果上充满想象力。

  中国影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闫少非认为,《阳光劫匪》开拓了本土类型影片的新样式,打散并重组了文艺、喜剧、奇幻、犯罪、推理等不同类型元素,体现出中国电影人的创新精神。“像《阳光劫匪》这样不囿于现有类型片框架,努力追求创新的作品,是中国电影真正繁荣、长远发展的重要基础。”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荣誉会长章柏青高度认同闫少非的观点,他表示《阳光劫匪》在犯罪喜剧的主基调上,加入了更多童话和情感方面的内容元素,赋予作品很多新的特质。“在视觉呈现上,影片中奇特梦幻的海岛场景与富有创意的镜头运用,创造了强烈的视觉奇观;而在情感设计上,影片将人与老虎之间细腻的互动和情感,升华到广义上的‘大爱’,尤其是老虎的塑造非常成功,这也是影片的一大亮点。”

  升级女性话题聚焦情感体验

  导演李玉曾执导过《观音山》《二次曝光》《万物生长》等一系列探讨女性议题的影片,而此次《阳光劫匪》在延续女性话题的基础上,进行了全新的升级与改造。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所长丁亚平认为,在《阳光劫匪》中,李玉的创作从女性视角走向“精神视角”,将人与社会、人与家庭的议题升级为对人与自然的思考,彰显了她创作能力的提升。

  而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所长赵卫防看来,《阳光劫匪》同时还实现了性别视角的转变。“以往李玉导演作品,虽然大多聚焦女性议题,但更多的是从男性的视角去观察和呈现,但本片讲述的却是完完全全的女性故事、突出的是女性情感的表达,剧中男性基本处于缺席的状态。正因如此, 《阳光劫匪》更显得与众不同。”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一川直指《阳光劫匪》片尾曲《别把我丢了》最让人印象深刻,认为它准确地表达了影片的核心议题——对社会情感的需求、对爱与自由的追求与渴望。“影片在轻喜剧的氛围下,延续了对女性的关注,展示和再现了当代生活中的孤独感和人们对情感抚慰的渴望。影片从情节、人物、场景到思想的提炼,都十分完整、层次清晰。”

  在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主任陈旭光眼中,《阳光劫匪》最大的亮点和贡献在于设置了一个假定性的、寓言化的结构,在情节上充满丰富的想象力,但又不脱离现实,人物情感充满真实性,通过轻喜剧的风格展示了亲情、友情甚至是反派角色的兄妹情等,突出强调“人皆有情”的理念,从而实现了现实性与假定性的结合。

  融合魔幻现实锻造“情感喜剧”

  以情感为核心要素,以喜剧为表现形式,中国电影基金会电影投融资发展专项基金主任、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为《阳光劫匪》提炼出了“情感喜剧”的定位。在他看来,影片虽然是以喜剧为主基调,但其最核心的动力却是情感的推动。“《阳光劫匪》不同于港式恶搞喜剧和国内的小品式喜剧,更聚焦于对情感的演绎和观照,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类型特征。”

  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常务副主任宋智勤认为,《阳光劫匪》将奇幻冒险元素嫁接到现代都市中,以喜剧的形式,实现了义气与匪气的交织、阳光与忧虑的交替、正派与反派的交锋、喜剧与悲剧的交融,是一部魔幻又现实的童话故事及情感喜剧,“影片呼唤人们善待动物、善待世界、善待自己,给观众带来了一场充满爱的视觉和精神大餐。”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电影理论研究处处长王纯则从女性的视角提出了自己的思考,认为影片是“末路狂花式的人虎情未了”,贯穿始终的是返璞归真的淳朴情感和对纯真精神世界的追求,尤其是人与虎之间的感情让人动容。

  “大女主+爱宠风”的温情故事、“高智商+中二风”的烧脑最爱、“冷幽默+风格化”的喜剧童话,是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索亚斌为《阳光劫匪》总结的三个标签,他认为影片既带有明显的“作者导演”印记,又融合了多重类型元素,其背后是导演和制片人开拓样式、试水市场的勇敢探索,这也为影片的市场表现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华彩少年”:传统和当下交融出新的活力

  少年有光,不负韶华。《上线吧!华彩少年》作为一个具有开拓性和表现力的电视综艺节目,近日通过央视综合频道与央视网、西瓜视频同步播出,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诸多好评,在诸多表现中国传统文化的节目中独树一帜,展示了其独特的魅力。该节目因其独特的表现形态,追寻传统的艺术和文化的丰富内容吸引了众多观众。

  该节目不同于一般展现传统文化的节目,它是把少年置于舞台的中心,通过创新演绎,展现传统的艺术和文化的独特魅力。节目把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创新作为表现中心,让传承传统艺术的少年在舞台上展现他们的风采。华彩少年,正是风华正茂,从这里开始人生和艺术的无限的未来。他们独特的风采、耀眼夺目的“华彩”正是这个节目的引人注目之处。少年们让传统中国艺术的精魂通过他们的表现,得以焕发出独到的光彩。

  节目让我们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妙和灿烂,我们可以从节目中感受到,中国传统艺术正是契合今天国人的心灵,能够和当下的年轻一代沟通,可以“活”在他们心中的美好的东西。无论是传统的民族民间舞,还是来自悠远传统的歌唱,或是传统乐器等,对于这些少年来说,是他们所挚爱的美好事物,也是他们所能够触碰的代代传承的宝贵文化。这不仅仅是此时此地的展现,是传统“活”在我们身边。少年所展现的正是这种传统的独到魅力所在。传统文化滋养着少年,也为观众展现出巨大的精神魅力。

  节目让我们体验到中国文化传统的延续和创造,少年们的表现既有对文脉的传承,也有尝试创造性转化的努力。传统的延续是重要的,让传统在当下焕发新的风采更是重要的。今天中国的年轻人对于自己的文化有着强烈的挚爱,也有着平视世界的视野,他们对于传统的表现和追寻,既要传承,更要尝试创造。这个节目是中国的华彩少年起步走向更为广阔未来舞台的第一步,也为观众呈现了独特的艺术的表现。

  另外,作为“国风少年成长计划”中的一环,该节目亦发挥出自身的“平台”效应,不仅使更多观众通过少年们的表演领略传统文化的当代魅力,也让更多观众和平台看到了这群热爱与探索传统文化创新的少年们。“国风少年成长计划”助力这群“华彩少年”成为新时代青少年的一个“缩影”和“代表”,少年们通过线上线下的活动,在用全新的国风形式讲述着传统文化魅力的同时,他们对于传统文化创新的探索与热情也正在通过越来越多的活动,感染着更多的年轻人一同探索创新之法,用年轻化的表达让传统文化持续不断地焕发新的生命力。

  今天中国的综艺节目在发掘传统文化的魅力方面做出了诸多的努力。从《上线吧!华彩少年》到“国风少年成长计划”,它们的独特之处,就是在于把传统的艺术魅力,通过少年在此时此地的呈现进行展开,国风的深厚历史传承结合着少年们追寻梦想的努力,中国精神的博大契合着少年们走向未来的脚步,这都为我们展开了一个具有独特魅力的空间,在这里,传统和当下交融出新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