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动态

戏曲人,请拥抱互联网——全国人大代表李树建谈“老戏曲·新传播”

来源:中国文艺网 2020-05-22 11:39:53

从“直播盲”变身“直播达人”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李树建只用了一两个月时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李树建还在快手上发起了征集:“亲人们、老铁们,大家好,今年两会,我想通过快手征集互联网传播传统戏曲文化的建议,老铁们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告诉我,我会把大家的声音带上两会。 ”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全国演出市场遭受重创。疫情关上了一扇窗,却打又开了一扇门。疫情期间,李树建发现女儿宅家玩快手,特别投入,女儿的一句话触动了他:“年轻人都玩儿这个。 ”“年轻人”三个字像一块磁铁牢牢吸引了李树建。这些年,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豫剧界有三多三少:老年观众多,年轻观众少;农村观众多,城市观众少;包场看演出的多,买票看演出的少。 ”这种状况也是戏曲界面临的普遍问题。既然年轻人都看直播,李树建就想,戏曲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3月7日,李树建正式入驻快手。3月29日,李树建开启第一次直播,3个多小时,既做演员,又当主持,还不时同网红达人连麦互动。直播两个月零12天时,粉丝增加到了65万多,发出视频172条,总播放量2亿,作品点赞323万,总评论9.8万多条。李树建有一个比喻:进直播间就是观众进剧场,获赞就是掌声,评论就是问卷调查。他还算了一笔账:自己从艺45年,一年最多主演100场戏,一场戏按2000观众算,45年一共1000万观众。可快手直播两个月就有4000万观众观看直播,“抵我演一生的戏还要多” 。快手上手后,随着语言风格的变化,李树建感觉自己时尚了、年轻了,性格似乎都变了。

  李树建重视互联网和新媒体,并非始于快手。2014年举办首次中国豫剧北京展演月,李树建就联合河南的戏缘APP做直播,引领风尚,“没有想到威力那么大,每场都有10多万人观看。从那以后,无论做什么活动,我们都发动新媒体” 。2018年,以戏缘APP为主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全国100多个稀有剧种参与的互联网春晚,连续直播十几个小时,创造了戏曲直播的纪录。

  但快手、抖音直播完全不同于剧场直播。用时下一个热词,李树建是“前浪” ,他搞直播,年轻人买账吗?上快手前,女儿说了,在剧场演戏,观众轻易不会离场,可网民看直播,有兴趣就看没兴趣就走。女儿还说,直播时不能说“观众朋友们好” ,得说“家人们、亲人们、老铁们好” ,直播要正能量,但不能一本正经太严肃,要诙谐幽默。这让李树建很是担心,为此他吃了几粒救心丸才走进直播间。当晚的快手平台,李树建“老戏曲·新传播”直播观看量冲到河南第一、全国第二,直播间观众156万。首战告捷。

  很多人做直播,就是自己在家拿着手机播,李树建的直播却是一场专场晚会。直到现在,李树建还没有使用微信,直播的很多技术也搞不懂,但他有一个一二十人的团队,有策划,有方案。河南豫剧院青年演员张鹭铭、美猴王孙敬鹏、梨园春金奖获得者席梦、梨园春擂主徒弟戴景超,每天直播都是他们辅助各个环节。

  到5月19日,“老戏曲·新传播”系列直播已播出14场,多次登顶快手直播河南第一。李树建说:“直播逐渐常态化,直播间戏迷越来越多。还有人说,现在礼拜天看河南卫视的梨园春,礼拜六看李树建的‘老戏曲·新传播’ 。 ”

  守住老观众,吸引新观众,严把节目关, 10多场直播下来,这是李树建得出的实战经验。老观众不会玩抖音、快手,都是让孩子帮忙下载软件,但他们爱听传统剧目,爱看老艺术家,李树建就把90多岁的王善朴, 80多岁的杨华瑞、贾廷聚, 70多岁的刘忠河、虎美玲、王希玲等众多豫剧老艺术家都请到直播间,同时吸引范军、贾文龙、李金枝、申小梅等中青年艺术家积极参与。

  为了“吸粉” ,李树建除了邀请戏曲界人士连麦,还跨界邀请。比如第一场直播请到网络大咖“散打哥” 、二驴、球球,还有刘和刚、杜旭东、孙涛等不同领域的艺术家。“这些人都有各自的粉丝群,一进直播间就能甩过来几十万观众。和各个行业都连麦,先和网友交朋友,再走线下请他们进剧场看大戏。 ”

  在直播间,李树建不遗余力地把戏曲“后浪”推向前台。“请了一批靓仔美女,获过大奖,年轻漂亮。 ”河南豫剧院的“三帅”吕军帅、徐帅文、李小峰最近已成为直播间红人;演猴戏串场的孙敬鹏深受老铁们喜爱,一会儿不见就有人问“猴呢?猴呢? ”杜永真、王献光等豫剧新秀收获众多粉丝……年轻演员在前面表演,李树建就摇着“八大仓”折扇在后面观看。这个折扇,是李树建推广戏曲的标志性道具,举行戏曲进校园、稀有剧种和民营剧团北京展演,李树建都会向观众赠送折扇,带领大家体验戏曲亮相动作“八大仓” 。这时候,李树建既是舞台上光鲜的艺术家,更是站在戏曲后面的推手,向媒体和观众推荐优秀演员、剧团,只是如今场地换到了他的直播间。

  直播间也出现了许多感人的瞬间:接到李树建的连麦邀请,河南南阳方城的“梨园侠姐”从下午开始化装,出了一身汗却坚持着不换下戏服;连麦中,观众看到残疾人刚子,双侧股骨头坏死15年,只能躺在床上唱戏,是戏曲给了他与病魔斗争的支撑。刚子现在每天直播,他的河南曲剧唱腔婉转、感情充沛,打动了无数人;小伙儿凯富是脑瘫患者,双腿残疾,为了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有一年李树建去村里唱戏,母亲拉着架子车带他去看戏,与李树建结缘。2017年李树建收他为徒,并捐款让他治病。刚子与凯富,因为残疾让人怜惜,但他们展现的毅力与才华又令人佩服。

  通过李树建,戏迷们惊喜地发现了众多优秀的后起之秀。这些一二十岁的戏曲人,轻轻松松就有几十万的粉丝,直播随性活泼,和网友互动紧密。直播如同一张网,顺着网络,戏迷们很容易就能发现喜爱的演员。如果说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直播则改变了戏曲的生态,直播间涌动着戏曲创新的新动能。

  “一个人想做成功一件事非常不容易。 ”采访中,李树建沙哑着嗓子对记者说,为了拍小视频,他爱人常常累得想哭。有时候他刚参加完活动回来,爱人就拉着他拍视频,他也烦躁,就会吵起来。两会前夕,李树建连着参加四五次“老戏曲·新传播”直播,每次晚上八点准时开始,直播结束时已经到了次日零点以后。有一次快结束时,镜头扫到演猴子的孙敬朋,他已经累得坐到地上了。进京参加两会前的最后一次直播结束时,李树建带着歉意说:“很想跟大家一起吃个火锅,但吃完就得凌晨两三点,太耽搁时间了。 ”

  两会在即,李树建说今年他要提几点建议:一是呼吁全国戏曲人拥抱互联网。呼吁出台戏曲专业人士和戏迷的互联网行为准则;希望有关部门拿出资金制作全国各大剧种伴奏,分发网络平台, “这也是网友的建议,现在找不到好的伴奏” ;希望把惠民演出补贴的30 %放到线上,培养网络观众。二是建议保护方言,方言是戏曲的根。此外,他还建议全国专业院团实行双向交流,上挂、下挂,让优秀演员有戏演,让基层好苗子有发展。

  要到北京开两会了,但李树建坚持直播不能停,还要不断出新。最近一期直播他没能参加,但发动弟子和虎美玲带领的弟子搞了一次PK。虎美玲是常派,常派、李派打擂,戏迷们过足了戏瘾。“不能停。只要坚持,老铁们、家人们就会支持。 ”他告诉年轻人,当年他戏校的同学,绝大多数都改行了,可是他坚持了下来,“我本来是同学里最不咋着的一个,没想到最不咋着的最后咋着了” 。李树建用方言味十足的河南话鼓舞身边的“后浪” ,在他看来,坚持就意味着胜利,只有坚持才能“咋着” ,也就是艺有所成,成名成角。